大发直播

                                                              来源:大发直播
                                                              发稿时间:2020-08-08 11:59:57

                                                              疫情高峰时期每天都有1000多美国人死去,电视台、电台、新闻网站即便停掉一天甚至一周的娱乐节目和广告,表示一下要严肃认真、郑重其事地应对当下危机,也并不很过分。但这个社会却不会这样做,因为美国人甚至早已不知道如何郑重其事了。这就是尼尔·波兹曼所说的“娱乐至死”效应——人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然后变得不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最近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博士(Anthony Fauci)表示: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很多美国人会如此坚决地反对一些纯粹的公共卫生原则,仅仅因为他代表了科学,这些人就威胁要杀死他和他的家人。他认为在这个国家里,反科学和不信任权威的情绪到处泛滥。[7]

                                                              但是,政客们之所以还能始终如一地用如此离奇的谬论来让美国公众相信他们,就是因为他们确定美国公众早已经不会正常思考了,早已经被他们无数次重复的谎言和无数个误导的说法彻底“洗脑”了。

                                                              2006年,小布什总统在一次演讲中对公众说: 我们是一个拥有深切同情心的国家。我们有顾虑。美国最伟大的事情之一,我们国家的美德之一是,当我们看到一个年轻的、无辜的孩子被简易爆炸装置(IED)炸到时,我们会哭泣。我们不关心孩子的宗教信仰是什么,不关心孩子在哪里居住,我们都会哭泣。它搅得我们心烦意乱。敌人知道,他们想要扼杀和动摇我们的信心。[6]

                                                              明明这些事实桩桩触目惊心——人口占世界人口比例约4%的美国,其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却占全球的20%以上;其接纳人口不到总人口1%的养老机构,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却占全国的40%;每1450名美国黑人中就有一人死于新冠肺炎,是美国白人的两倍多;美国两所监狱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比新西兰整个国家还多;还有,失业率上升到14.7%,达到1948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超过2600万人失去了工作……[1]

                                                              对于美国公众的思维单一、信息闭塞、批判缺失等特性,美国政客和媒体这个精英联盟其实也心知肚明,因为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既是他们通过复杂精细的舆论操纵工程制造出来的,也是他们希望一直保持下去的。离开了这种状态,政客们很多事情就干不成了。

                                                              或者说整个西方社会都是如此。正如美国左翼作家、记者安德烈·弗尔切克所说的:

                                                              死于白人殖民者之手的无数原住民冤魂至今也不会瞑目,因为后代的很多人真的会以为他们“为了娱乐消遣和逃避劳动”而自杀。

                                                              美国号称是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而且坐在世界老大的位子上已经一百多年了,连续几代人都在“美国第一”的认知中度过一生,似乎一切都理所当然。

                                                              因此,对于制造了这一罪恶的美国人来说,感恩节的说法也必须有所改变,就像此前西班牙和葡萄牙人为自己对原住民的屠杀和奴役寻找正当理由时的做法一样。